热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欧亚五国促建能源俱乐部-【新闻】

发布时间:2021-05-28 17:06:07 阅读: 来源:热缩带厂家

欧亚五国促建能源俱乐部

成立能源俱乐部排上日程

9月23日,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国家能源局局长刘铁男出席在西安召开的欧亚国家能源部长会议,与到访的吉尔吉斯斯坦、俄罗斯、塔吉克斯坦四国能源部长举行会晤,会后发布《西安倡议》(以下简称《倡议》)。《倡议》中说,与会各方建议加快启动上海合作组织能源俱乐部工作,在2007年上合组织能源部长莫斯科会晤讨论的章程基础上,建立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高级工作组,并于今年10月底在莫斯科召开包括上合组织观察员国和伙伴国代表参加的工作组第一次会议。根据《倡议》,能源俱乐部是由政府组织的开放性、多边能源商议平台,面向政府部门、科研机构和商业团体的代表。

刘铁男在能源部长会议新闻发布会上表示,加强能源领域合作,已经成为欧亚地区国家间经贸合作的重点,本地区既有丰富的能源资源,又有稳定快速成长的消费市场。2010年,上合组织六国一次能源生产总量约为54亿吨标准煤,占全球的1/3。能源消费总量约为46亿吨标准煤,能源净出口总量约为8亿吨标准煤,是世界重要的能源出口地区之一。

据专家介绍,国际能源合作产生的基础来源于世界油气资源的有限性与不稳定性。目前,区域性的能源生产国、消费国、能源运输中转国都分别有自己的能源合作组织。探索和确立上合组织有关国家都能接受的能源合作法律模式是一个必经的过程,其对进一步推动该组织能源合作有重要作用。目前可借鉴的全球和地区能源合作法律实践经验有:欧佩克、IEA、欧洲能源宪章会议、阿拉伯石油输出国组织等国际能源合作的实践与经验。

据能源局权威人士透露,成立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的具体事宜有待进一步磋商。由于六个成员国中乌兹别克斯坦和哈萨克斯坦的代表未能到会,本次会议并没有达成实质协议。据了解,上合组织的能源合作始于2003年,当时,由于国际恐怖主义威胁,一些重要能源生产国政局不稳,全球能源供应紧张,对亚太地区亦构成挑战。

双边能源合作机制该打破?

今年正逢上合组织成立十周年,中国社科院发布《上合组织发展报告》称,上合组织框架内国家间的能源合作至今仍以双边合作为主。多年来,中国与成员国俄罗斯、哈萨克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观察员国伊朗,以及地区的非成员国土库曼斯坦等的能源合作均取得了一定进展。如年初中俄原油管道贯通投产,目前累计输送原油1100多万吨;2009年10月中俄总理在第十四次定期会晤期间签署了天然气、电力、煤炭、核能等多个领域的13个文件,推进两国合作,目前中俄天然气管道建设协议正在磋商中。中哈能源合作则比上合组织内部能源合作更早。1997年中石油获得阿克纠宾斯克油田和乌津油田的开采权,2003年两国签署协议建设中国首条跨国原油管道——中哈原油管道,截至2010年底,该管道累计输送量突破3000万吨大关,目前中哈正积极筹建中哈天然气管道,中亚天然气管道将再增有力气源。中乌能源合作也集中在油气领域。2009年中乌签署有关扩大天然气领域合作的谅解备忘录,同期中石油与乌国家油气总公司签署《关于天然气购销的框架协议》。根据协议,乌将每年向中国供气100亿方。乌是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过境国,中乌天然气管道是该管道重要组成部分,设计年输气量300亿方,截至今年9月1日,上游接气量累计达到147亿方,实现安全平稳运行640天。      

有专家告诉本报记者,中国在中亚的主要诉求仍然是天然气供应,中亚—中国天然气管道是承载天然气合作的重要途径,因此中国与中亚各国在保持双边合作机制的基础上进一步深化合作,无论从效率还是从结果上而言都将比上合组织框架下成立能源俱乐部更为务实和丰富。“我们主要关心的是中亚天然气管道,而上合组织框架内除了与该条管道相关的国家,还包括俄罗斯、甚至伊朗、巴基斯坦等国。实际上是否成立能源俱乐部对中国意义可能不大。”该专家还透露,成立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最早是由俄罗斯提出来的。

加强合作是必然趋势

中国对成立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不热心?中国石油大学(北京)能源战略研究中心高级研究员庞昌伟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非常支持欧亚国家能源合作尽快从双边上升到多边,否则无法结束整个中亚地区大国角逐的态势,这对我国不利。“资源国愿意多元化,进口国也是如此,天然联系和上合精神能够使我们结成更紧密的利益共同体。不热心是中石油、中石化等认为时机还未到,现在时机到了。”他进一步补充说,“特别是经历严重经济危机之后,一旦经济复苏,对能源需求都会增长。那么搞好区域内能源需求供应平衡,对于欧亚大陆经济繁荣稳定是重要保障。”

2004年9月,在上合组织政府首脑比什凯克会议上,时任俄总理弗拉德科夫按照俄总统普京的构想建议,在上合组织框架内,建立能源生产国和需求国的能源俱乐部并建立统一石油、天然气及能源运输系统。2006年6月,俄时任总统普京在上合组织峰会上再次提出“建立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以作为在该组织框架内联合能源生产国、消费国和过境运输国机制”的建议。俄方关于建立上合组织能源俱乐部的观点基于如下考虑,即俄作为全球性的能源资源大国,其国家能源战略的重点是考虑本国和全球的能源安全,保证多元化能源出口的运输基础设施,继续提高能源使用效率和发展技术创新。

而中国作为世界能源消费大国,充足而稳定的能源供应已成为影响中国经济发展的重要因素。中国与上合组织相关国家的能源合作,除积极参与该组织能源相对较多国家的油气等化石能源勘探开发、运输等项目投资外,还在努力协助他们提高发展经济的能力,以确保自身的能源进口安全。

《上合组织发展报告》指出,组织成立十年来,由于各国国情、地缘政治处境及在国际市场上的利益不同等,相关国家间的能源合作仍存在能源发展战略的差异、相互缺乏信任和理解、中亚国家能源资源面临大国激烈竞争等问题。而能源发展战略的差异反过来在一定程度上制约地区国家相互间的能源合作。中俄原油合作中的反复就是最好例证。

欧亚能源部长会议是2011欧亚经济论坛能源分论坛的组成部分。受邀出席能源分论坛的国际能源署(IEA)副署长理查德·琼斯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对成立能源俱乐部的想法给予了肯定。他指出,欧亚地区能源领域面临的主要挑战是能否保证价格足够低廉的能源供应,以推动地区经济发展。他指出,中国化石能源消费迅速增长,电力需求也在同步迅猛增长。除中国,地区其它国家也面临同样局面。尽管中印等国近年来在增加电力供应方面取得了巨大进步,但全球仍有近四分之一的人口处于缺电状态。他由此强调,地区国家必须合作,如果竞争,只会几败俱伤。“我们不能只想着分饼,而应把饼摊大。此外,还应充分发挥生物质、风能等新能源在该地区的发电潜力。”琼斯说。        

刘铁男在论坛致辞中也表达了同样看法。他表示,欧亚地区各国经济互补性很强,能源合作存在巨大机遇,同时地区国家在维护能源安全、解决能源贫困、应对气候变化以及促进能源和环境协调发展方面面临共同挑战。刘铁男针对地区能源合作提出了如下三点建议:

一是加强欧亚国家能源主管部门之间和企业之间交流合作,形成更加紧密的合作关系,建立更加高效的合作机制,同时加强欧亚各国企业间交流协作;二是改善能源投资环境,各国政府要继续坚持扩大开放,鼓励相互投资,反对各种形式保护主义;三是加强协调合作,扩大共同利益,在能源合作中注重履行社会责任,让发展成果惠及地区所有成员。

菏泽西装订做

宿州工作服设计

西宁设计工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