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陕西彬县5少年杀害流浪汉案件背后的故事-【新闻】

发布时间:2021-04-22 17:20:32 阅读: 来源:热缩带厂家

陕西咸阳市下面,有一个叫做彬县的小县城。县城里最热闹的中心广场上,6月16日发生了一起命案,一个流浪汉满身是血,躺在广场前的人行道上。警方判断,他是被人杀死的,可是就连办案刑警都想不明白——谁会谋杀流浪汉?

在这个大山环绕的县城,流浪汉被人们叫做“疯子”。警方排查过各地通缉的流窜犯,也怀疑过意识错乱的精神病人,均无果。县城里甚至开始流传,说杀人的一定是高科技犯罪团伙,要窃取疯子的器官,搞人体实验。

案发地开元广场

小龙家的新房还没装上大门

答案比任何一种猜测更令人惊讶。根据一条小线索,凶手的面目从监控录像里一帧帧地“刷”出来——那只是5个少年。他们中最大的不过16岁,最小的只有13岁。在昏暗的路灯下,他们几个挤在一起走路,像扭捏着不愿上台演讲的孩子,边走边推搡,爬上广场的台阶,走向流浪汉。

领头的少年被抓后,告诉审讯的警察,“当时我跟几个伙计说要抢钱”,可是后来几个人胆子小,一直没敢动手,看到流浪汉睡在广场,就说,“拿疯子练练手”。

【夜幕降临】

粗糙的预谋

“在县城最热闹的开元广场,趁晚上人们乘凉的时候,见谁有钱就撂倒谁,抢光他身上所有的东西,然后用抢的钱打的去西安,买火车票去北京。”

5个少年里,领头的那个叫小龙,今年16岁。被抓的时候,他正在农村老家里躲着。他家距离县城大约10公里,没有公车直达。

5岁那年,小龙妈妈就跟人跑了,一家人靠爸爸在山坡上种地过活。小龙读完了小学五年级,就再也没有念过书。小龙爸爸说,儿子跟自己差不多,除了自己的名字,认不得几个字,出门得叫人带着,不然全抓瞎。小龙家6间房,里面找不到一本书,屋里唯一一个带着字儿的显眼东西,只有挂在厨房的海报,上面写着“林志玲”。

在审讯录像里,小龙坐在一旁,歪着脑袋,一边用舌尖舔着自己的虎牙,一边跟警察说,他最大的目标,就是在县城迅速赚一笔钱,拿这笔钱买张去北京的车票,然后在那里继续打工赚钱。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他在县城的一家火锅店打过工,可是干了8天还赚不到100块钱。于是,小龙花了60块钱,在宾馆开了个房间,叫上自己的兄弟,开了个会,商量迅速赚钱的方法——抢劫。

他提出了自己的策略:在县城最热闹的开元广场,趁晚上人们乘凉的时候,见谁有钱就“撂倒”谁,抢光他身上所有的东西,然后用抢的钱打的去西安,买火车票去北京。

参与这场抢劫会议的有小龙在火锅店打工认识的同伴,也是自己拜过把子的“兄弟”。长得黑黑瘦瘦的小康排行老五,矮矮壮壮的胖子是老六,他们都得管小龙叫“二哥”。另外两个新入伙的兄弟,是小龙在县城五星级酒店门口打群架时认识的,他管这叫“不打不相识”。

为了壮胆,小龙到“超值2元店”给每个兄弟买了一把刀,两把圆刃的水果刀,两把尖刃的西瓜刀,还有一把没有刀套的小匕首,留给自己用。

那是6月15日的晚上,天气已经热了起来,广场上聚集着消夏纳凉的人。小龙说,那天他们就打算在这里抢劫。

【午夜时分】

未果的抢劫

“广场上只有最后一个目标——一个孤身走过的女人。她几乎符合少年们计划的所有要素:穿着高跟鞋跑不快,身上背着包会有钱,现在广场上没别人,抢了可以迅速跑。”

在火锅店打工的时候,胖子最爱满屋乱窜,拉人聊天,可是那天在广场上,他却坐在躺椅上不肯动,嘟囔着要回家。

看着人们在眼前走来走去,背着包的,戴项链的,打手机的,确定了两三次目标,每次走到了跟前,谁都不敢动手,只好一次次退回来,在广场上坐着。

小龙几个人就这样,一边吵吵着,一边坐在广场,一直等到后半夜,等到广场上消夏的人渐渐散了,剩下离他们不远的一个流浪汉,躺在长椅上睡觉。

这时,广场上只有最后一个目标——一个孤身走过的女人。她几乎符合少年们计划的所有要素:穿着高跟鞋跑不快,身上背着包会有钱,现在广场上没别人,抢了可以迅速跑。

小龙叫上兄弟要动手,可胖子又不愿意了。他没拿出小龙为他准备的刀子,反倒拿出了手机,要打电话回家。小龙把他的手机夺过来,扔到地上踩了踩,然后把胖子从躺椅上推下来,叫他去一边看着。

可是,还没等小龙他们走到面前,高跟鞋女人就快步走到路边,挥手拦了一辆出租车,离开了广场。

倒在一边的胖子看到最后一次抢劫行动也失败了,开始大声嚷嚷,“不弄了,不弄了。”

“不弄了?去你妈的!”小龙大声吵起来,“你×谁呢还是晃谁呢?你不弄了?赶紧给我滚!”

【凌晨3点】

突然的刺杀

“小龙拿出事先买来壮胆的刀,瞅了一眼流浪汉,冲胖子说,没胆儿就赶紧给我滚,再不就过去那边,拿疯子练练手。”

准备了一晚上,什么都没有抢到,小龙不太能接受这场抢劫计划的失败。小龙说他很沮丧,抢不到钱,去不了北京,他就要回家做饭或者种地。

小龙想去北京,他在北京当过后厨,做过保安,还在肯德基做过冰激凌。在他的描述里,在北京每个月能赚三四千,还包吃包住,尽管住的只是四五个人拼一间的地下室。在北京,他还谈了人生第一场恋爱,女朋友是同在宾馆打工的服务员。

小龙后来被父亲叫回了家,可是,呆在家里对小龙来说太难熬了。在这个小村子,生活只有两种模式,出门种地,回家做饭,顶多再多一种模式,外出打工,回来盖房子。

凌晨3点后的广场,只有小龙他们5个人,以及睡在附近的流浪汉。小龙拿出事先买来壮胆的刀,瞅了一眼流浪汉,冲胖子说:“没胆儿就赶紧给我滚,再不就过去那边,拿疯子练练手。”

小康劝小龙,“不要弄了”,“跟人家无冤无仇,为什么要伤人家?”

少年们叽叽喳喳地吵着。被吵醒的流浪汉开始有一句没一句地唠叨。小龙和他起了口角。流浪汉嘴里念叨着:“小屁娃,你妈的!”

在看守所,小龙抽着烟,眉毛瞪得老高,跟警察辩解:“他不骂那话,我绝对不会理他。”

当时,小龙掏出刀冲向躺椅上的流浪汉,朝着胸口刺了一刀。流浪汉从躺椅上挣扎起来,边喊救命,边往远处跑。小龙跟在他后面追,结果流浪汉一转身,抓住了小龙的刀刃,跟他争夺起来。

小康赶紧拿着自己的刀,冲过去帮忙,拿起刀背狠狠砸了流浪汉一下,然后拉起小龙就跑。临走前,小龙还用刀子砍了一下流浪汉的胳膊。流浪汉彻底瘫倒了。

和他们一起的两个兄弟从广场后面正在修建的观光台阶跑进了山,至今没有被找到。胖子吓得从躺椅那边跑开了。小康拉着小龙往外跑,小龙摔了一跤,手里的刀掉在广场台阶上,但也顾不得捡了。

【天亮之后】

斩断的生活

“盖起了新房,却还没有大门,小龙从小玩耍的院子就那么敞开着。这个父亲摩挲着沾满烟灰的手掌,说:‘房子好了,娃没了’。”

天亮了,负责打扫广场的清洁工,在人行道上发现了全身冰冷的流浪汉,胸口流出的血凝结在地面。警方说,直到今天他们也没能弄明白,广场上被杀的流浪汉是谁。

因为胖子只有13岁,被交由父母管教,父亲带着他举家搬离了彬县。小康爸爸带着儿子,到公安局自首。而警察去小龙家那座新盖的小平房抓他的时候,小龙爸爸试图骗警察离开,然后送小龙逃走。可是他拙劣的撒谎技术,被警察一眼看破。

村里乡亲喜欢凑在路口聊天,小龙爸爸基本不怎么参与。邻居常常以为他家没人,因为他最近总是一个人坐在房子后面,守着摞得跟房子一样高的秸秆,背对着院子抽烟。

他说,他很挂念娃。可是他已经很久没能跟小龙亲近了。小龙7岁那年,他出去打工,一去就是4年,攒够钱盖房,没多久小龙又去北京打工了。他很久没跟小龙长聊过,甚至都不怎么能见到儿子。

在贴着白色瓷砖的空荡荡房子里,小龙爸爸坐在小板凳上。盖起了新房,却还没有大门,小龙从小玩耍的院子就那么敞开着。这个父亲摩挲着沾满烟灰的手掌,说:“房子好了,娃没了。”

在看守所,小龙一直昂着头回答警察的问题,只在说起一件事时,埋着头不肯抬起来。他说,杀死流浪汉那天,他想要的真的只是一张去北京的火车票。他想用这张票,再去北京打工,赚一笔钱,回来给爸爸买一辆三轮摩托车。这样一来,爸爸就不必扛着扁担,一步步走着去担麦子了。据《中国青年报》

香肠批发

北京办理营业性演出许可的流程及要求

河南勤工商贸有限公司

小易嘀达

线扣

迪特儿童充气滑雪圈滑雪加厚耐磨爬犁滑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