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不喜欢

发布时间:2020-02-11 06:32:17 阅读: 来源:热缩带厂家

作为一枚游戏产业媒体编辑,如果我为2014年使用过的高频词汇做盘点,“大势所趋”肯定入围前十。真的太喜欢谈趋势,譬如大家都知道的ARPG、重度化、发行商品牌化、手游营销端游化趋势啦,但现在回过头来看,现实抽得我脸疼。任何行业都有规律、趋势或潮流,但这东西就像所谓的成功学,可以借鉴参考,却绝对没有举一而反三的通适性。专家大佬们的传经布道也未必可信,就连球王贝利都因连续数十年不靠谱的错误预测被封乌鸦嘴,这世上哪来那么多武林前辈为你指点迷津?

游戏圈有这样一类人:他们知道市场上正流行些什么,知道什么是大势所趋,却偏偏不尾随潮流,而是固执地按照自己的步调走。借用金庸先生的话来说,“那都是很好很好的,可我偏不喜欢。”搞笑的是,一旦这些任性人儿获得成功,又无一例外会被媒体贴上榜样的标签,被解读为定义了某种趋势。

2014年,我们注意到以下这些公司及个人不为趋势所动——甚至逆势而行,却取得了异常璀璨的成功。但事先声明,他们的故事和成功经验同样不具备普适性,每个人都有自己要走的路。

Supercell——做小文化的忠实信徒

芬兰游戏公司Supercell拥有3款商业化游戏:《卡通农场》、《部落冲突》和《海岛奇兵》,2014年全年收入有可能高达14亿美元,但到目前为止,这家创立于2010年的公司仅有150多名员工,按照欧盟标准是一家典型的小公司。

在移动游戏行业,Supercell的发展路径跟绝大多数同行都不一样。《福布斯》杂志形容Supercell是有史以来成长最快的移动游戏公司,但与Glu、Gameloft等手游大厂相比,其推出新产品节奏缓慢;Supercell超有钱,但没有急于扩张,目前只在赫尔辛基、旧金山和首尔设有办事机构。《部落冲突》热度席卷全球,长期占据多个国家App Store应用畅销榜前列,但Supercell不愿对这款游戏做任何文化层面的修改——而它在中国一直被模仿,从未被超越。

除了将《海岛奇兵》安卓版本在中国大陆的运营权交给昆仑万维外,Supercell很少与第三方发行商合作。这家公司倾向于自主研发、发行并运营游戏,也没有循Rovio和Halfbrick等公司之路,涉足手游发行业务。

作为这家飞速成长公司的创始人,埃卡·潘纳宁如是解释Supercell的哲学:“我们是‘小’文化的忠实信徒。小团队动作更快,在游戏开发流程中管理和官僚机构的介入更少,最终结果是游戏开发人员更快乐,并且能够创作更优秀的游戏。”

马库斯·佩尔森(Notch)——游戏不需要规则,人生也不需要

2014年9月,当微软公司宣布将以25亿美元收购Mojang时,推特绰号Notch的Mojang创始人马库斯·佩尔森就被舆论推上了风口浪尖。在很多人看来,这个瑞典光头不仅是热门沙盒游戏《我的世界》的缔造者,更是独立游戏开发者的旗帜性人物。因此,佩尔森决定将公司卖给商业巨鳄微软,被视为一次对独立精神的背叛。

佩尔森在博客中这样解释出售Mojang的原因:“我之所以制作游戏,是因为这很有趣,因为我热爱游戏和编码。但我并不以创作超级大作为目标,也没想过改变世界。我与粉丝之间的关系,并不是我想象中的那样。我成了一种象征,一个符号。但我不想成为象征,我不是创业家或CEO。我仅仅是一个像书呆子似的,喜欢通过推特发表看法的普遍电脑程序员。”

佩尔森当然批评过微软,但这个高中辍学、中年丧父,有过离异经历的程序员不愿成为商业世界里任何人的精神图腾,不愿让自己的生活被浓缩成一碗心灵鸡汤。他不愿接受任何规则的束缚,于是卖掉公司以求“解脱”——一如当年花1个月时间制作完全没有设定任何规则的《我的世界》。

哥已经不在江湖,但江湖依然流传着哥的传说。12月初,佩尔森豪掷7000万美元,击败竞购对手美国女歌星碧昂斯和其丈夫Jay-Z,在美国加州洛杉矶市比弗利山庄购置了一处新房产。造房子的故事,未来还将继续。

斯奎雷斯·泽尔尼克——免费模式算个屁

虽然前EA首席执行官约翰·里奇蒂诺曾公开批评《愤怒的小鸟》Rovio“吃老本,不创新”,但像Take-Two总裁泽尔尼克这样开启群嘲功能,抨击一种游戏模式的大公司老板十分少见。在移动平台,免费游戏当然存在很多问题,但从《部落冲突》到《糖果粉碎传奇》,最赚钱的游戏无一不采用免费模式。

你为何不爱免费模式?泽尔尼克本人这样解释:“这是一道很简单的数学题。如果你的游戏免费,那么只有不到10%玩家会在游戏中花钱,剩下90%都是搭便车。但如果游戏付费,那么100%的玩家都得花钱。”与此同时,他认为免费游戏往往质量水准较低,而Take-Two希望为玩家提供最高水准的游戏体验。

泽尔尼克不但这样说,也是这样做的。从《2K赛车》到《生化奇兵》、《幽浮:内部敌人》,他执掌的Take-Two旗下手游几乎都得付费下载。

与EA、育碧等大型发行商相比,Take-Two向移动游戏转型的速度较慢,但泽尔尼克之所以公开向免费手游开炮,底气或许还是来自《侠盗猎车手》系列游戏。毕竟,GTA在手,天下我有嘛。

阮哈东——不要迷恋哥,哥只是传说

我们说休闲手游的成功设计原则之一,是“易上手难精通”,但2014年年初,热度席卷全球的《像素鸟》却难得让人吐血。这是一只让人痛恨的小鸟,因为它颠覆了很多我们熟悉的定律:画面简陋、玩法粗糙、难度极高;开发者既缺少雄厚资金,也没有资深从业背景。这款免费游戏没有任何内购,但日均广告收入曾达到5万美元。

如你所知,当时很多游戏从业者、媒体人和评论家都在分析《像素鸟》成功秘诀,或撰文预测阮哈东接下来会做些什么,但没过多久,这位越南独立游戏开发者做出了一个令人震惊的决定,将《像素鸟》从苹果App Store和Google Play下架。

为什么?“我之所以设计《Flappy Bird》这款游戏,初衷是让人们在休闲时可以花几分钟玩一玩,消遣时间。但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它最终变成了一款令人上瘾的产品。我觉得这是个大问题。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将游戏下架是最好的方案。小鸟飞走了,永远不会回来。”阮哈东说。

像素鸟死了,像素鸟-Like一大批游戏还活着。但我们知道,这些试图借势飞扬的小鸟,都没有像素鸟日子过得滋润。事实上,阮哈东的第二款作品《摇摆直升机》也无法复制《像素鸟》曾经有过的辉煌。

Coffee Stain工作室——游戏未发视频先行

Coffee Stain是一家由瑞典大学生创业者成立的独立游戏工作室,目前只有17名员工,但已被权威游戏开发者媒体Gamasutra评选为2014年度十大开发商之一。原因很简单,其开放式沙盒游戏《模拟山羊》大获成功。

2014年4月1日(愚人节),这家瑞典独立工作室推出《模拟山羊》。但更值得一提的是,早在游戏正式上线前,Coffee Stain就通过具有延续性的YouTube视频分享,为《模拟山羊》赚足了眼球。《模拟山羊》原型demo登陆YouTube后,在两天之内吸引了超过100万次浏览,很多粉丝要求他们推出一款完整版游戏。

而最终,《模拟山羊》在全球范围内售出超过100万套,付费iOS版本曾进入85国iOS付费榜前十名,奇葩玩法使其成为今年PC、Mac、Linux、iOS以及Android平台最让人惊喜的游戏之一。

我们当然知道YouTube视频分享对于游戏曝光的作用,但像这样的视频曝光,通常发生在游戏上线之后。你敢不敢在游戏制作完成前将它以视频形式发布上网?在IP侵权和游戏创意盗窃事件泛滥的中国,这恐怕需要格外的勇气。

深圳工商税务网站

外国人工作签证注销

深圳注册公司电话

深圳注册公司代理公司

深圳筹划税务网站

中山工作签证延期

地址经营范围变更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