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缩带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热缩带厂家
热门搜索:
行业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行业资讯

【新闻】种粮补贴款遭冒领种粮补贴补了谁菜王棕

发布时间:2020-10-19 04:15:53 阅读: 来源:热缩带厂家

种粮补贴款遭冒领 种粮补贴补了谁

央视《焦点访谈》

全国讯:种粮直补的惠农政策已经实行第八年了,这一补贴是按国家核定的耕地种植面积来计算的,种多少补多少,补贴到户。这一政策激发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给农民带来了好处。然而一些人却想方设法的骗取补贴。

2012年2月26日央视《焦点访谈》播出《种粮补贴补了谁》,以下是节目实录: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

你好,观众朋友,欢迎您收看《焦点访谈》。种粮直补的惠农政策已经实行第八年了,这一补贴是按国家核定的耕地种植面积来计算的,种多少补多少,补贴到户。这一政策激发了农民种粮的积极性,给农民带来了好处。然而一些人却想方设法的骗取补贴,在湖北省麻城市《焦点访谈》记者进行了调查。

解说:

在湖北省财政与编制政务公开网上,公布着2009年到2011年该省种粮补贴发放的明细表。在这里可以看到每一个村、每一个农民种了多少亩地,领取了多少种粮补贴。但记者在湖北省麻城市宋埠镇野鸡岗村的种粮补贴的发放表上,发现了一个奇怪的现象。该村的明细表上许多相同的名字,多次反复的出现。记者在野鸡岗村进行了实地调查。首先找到了一位名叫郑承梅的村民,郑承梅的小儿子名叫袁新喜常年在外打工,在野鸡岗村种粮补贴发放表上袁新喜的名字出现了多次。在他的名下,有两块耕地,面积有20多亩。

记者:

你们村里就一个袁新喜吧。

湖北省麻城市宋埠镇野鸡岗村 村民 郑承梅:

是。

记者:

没有同名同姓的吧?

郑承梅:

没有。

解说:

郑承梅告诉我们,袁新喜不是户主,在村里也从来没有分过地。而统计表上显示郑承梅全家共有36亩承包地,2011年共领取种粮补贴3000多元。

记者:

那你们家现在一共有多少亩地?

郑承梅:

3亩多。

记者:

这是土地承包证是吗?

郑承梅:

是。

解说:

统计表上登记的是36亩,可郑承梅一口咬定她家只有3亩多地,而且有土地承包证为证。从土地承包证上看,郑承梅家耕种的土地的确只有3亩6分5,不是36亩。

记者:

你们家有这么多地吗?

郑承梅:

没有啊。

记者:

没有?

郑承梅:

嗯。

记者:

那这怎么回事啊?

郑承梅:

那我也不知道。

记者:

这30多亩地从哪儿来的?

郑承梅:

这事不知道。

解说:

家里的地怎么一下子从3亩6,变成了36亩,郑承梅不清楚。她就知道2011年他们家按照3亩6的标准,一共领取过500多块钱的种粮补贴,远不是统计表上登记的3000多元。

记者:

那这些钱你领过吗?

郑承梅:

我没有领过。

记者:

那钱被谁领了呢?

郑承梅:

不知道。

记者:

钱去哪儿了?

郑承梅:

不知道。

解说:

统计表上显示,野鸡岗村有一名村民名叫袁立军,他的名下有12亩地,记者试图找到袁立军了解相关情况。

记者:

你们村里有袁立军这个人吗?袁立军。

湖北省麻城市宋埠镇野鸡岗村 村民 袁立升:

有。

记者:

那现在袁立军呢?

袁立升:

死了。

记者:

什么时候死的?

袁立升:

死了十几年了。

记者:

那他在你们村有地吗?

袁立升:

他没有地。

记者:

那他们家还有其他人吗?

袁立升:

没有,就两老口,都死了,五保户。

解说:

一位已经去世十几年的五保户,登记表上居然显示他一直耕种了12亩土地,还在去年领取了粮食直补、两种补贴和柴油、化肥综合直补资金。

记者:

那袁立军这两张表上这个都是假的?

袁立升:

假的,空洞的。

记者:

那这钱怎么回事?谁领了呀?

袁立升:

谁晓得呢,村民领不到钱,村民看都看不到。

解说:

一份种粮补贴统计表,为什么有如此之多的故事内容呢?为了了解事情的真相,记者找到了野鸡岗的党支部书记。

记者:

那就是说袁立军的名下实际上根本就没有地是吗?

湖北省麻城市宋埠镇野鸡岗村 党支部书记 张文:

他没有地。

记者:

那他现在名下这12.37亩地,他这个种粮补贴领了多少年?

张文:

2007年开始打到卡里,一直领到现在。

记者:

一直到现在还在领?

张文:

嗯。

记者:

但是他人已经去世了?

张文:

嗯,去世了。

记者:

去世多长时间了?几年了?

张文:

具体我记不清楚。

记者:

就说这个人已经不在了,还是在这个表上存在,还在领着钱呢?

张文:

他现在没有。

记者:

这是2011年的,不是还在领吗?

张文:

2011年还在领。

解说:

记者走访了野鸡岗村的村干部,发现对于虚报耕地面积、冒领种粮补贴款这件事,村干部们不仅心知肚明,而且几乎每个人都参与其中。

记者:

你们总共报上来虚报的这些土地的面积有多少,耕地面积?

湖北省麻城市宋埠镇野鸡岗村 会计 袁鹏:

530多亩。

解说:

种粮补贴顾名思义,只有在田地里种上了粮食才能享受这项补贴。那么,野鸡岗村的几百亩虚构的粮田种的是些什么呢?

张文:

有一些鱼池。

记者:

鱼池。

张文:

种一些板栗、一些茶园。

记者:

一些茶园。

解说:

说起来,为了冒领国家的种粮补贴款,这个村的某些人还真是费了不少心思。除了我们前面提到的郑承梅家被虚安上了30多亩土地,死去多年的五保户袁立军,年年都要被用来冒领补贴款外,我们还发现,在粮食补贴发放表上,村干部们,及其亲属们的名字多次反复的出现。

记者:

你在野鸡岗村村委会担任什么职务?

袁鹏:

会计。

记者:

你看就是我们在这个你们发的种粮补贴的这个资金发放表上,我们看到了你的名字。你在这表上出现了几次?

袁鹏:

三次。

记者:

三次?

袁鹏:

嗯。

记者:

郑先国是你什么人?

袁鹏:

是我的老娘。

记者:

她在这个表上出现了几次?

袁鹏:

三次吧。

解说:

村民的耕地数量被偷偷的夸大了,而下发的种粮补贴则没他们的分。那么一些村干部及其亲属们领到了钱,是否揣进了个人的腰包呢?由于没有具体的明细项目,我们也无从查实。

据了解,粮食补贴政策是从2004年开始的,至今已有8年,在这期间,野鸡岗村虚报冒领的种粮补贴款一共有多少呢?

记者:

2011年一亩地你们享受的种粮补贴是多少钱?

袁鹏:

将近100块吧。

记者:

100块钱?那这样的话,537亩你们领了多少种粮补贴?

袁鹏:

五万五六千元吧。

解说:

仅从帐上看,这个村一年冒领的种粮补贴款就有5万多元。如果加上前七年的也是一笔不小的数目。那么,国家这么多种粮补贴款被冒领,相关的职能部门为什么没有察觉呢?

记者:

那你们发这个粮食补贴的话,是依据什么标准呢?这个面积怎么来算?

湖北省麻城市宋埠镇财政所 所长 范德喜:

这个面积的基础数据都是靠村里面上报的。

记者:

都是靠村里上报的?

范德喜:

对,基本上是靠村里面上报的,就是我们是负责审核。

记者:

那你们怎么进行审核呢?

范德喜:

主要是根据他那个土地经营权证嘛。

解说:

按照宋埠镇这位财政所的领导所说,他们主要是根据土地经营权证来审核。可我们看到的粮食补贴发放表却漏洞百出,一家的土地承包证原本只有一个户主,可这里却变成了多个,领补贴,一个名字按说只能领取一次,可在表上却反复出现相同的名字,甚至一页纸上就出现了几次。

记者:

袁新喜是小儿子,然后他父亲袁贤文,然后他母亲郑承梅,一家三口全部是在户主一栏里,这怎么解释?

湖北省麻城市宋埠镇财政所 工作人员 李波:

这个是我们审核的时候没有认真审核造成的情况。

记者:

而且像这个上面,这个表上很多人普通的这种村民都出现了好多次,怎么解释呢?

记者:

你们也没有去核实?

李波:

对。

记者:

按照要求的话应该去核实吗?

李波:

按照要求肯定是应该核实的。

解说:

不仅该审核的不去审核。甚至有的数据一眼就能看出问题,而宋埠镇财政所也发现不了。按照相关规定,野鸡岗村享受两市补贴的粮田亩数是3500亩,可实际上他们发放粮田补贴的亩数却达到了3800亩。

记者:

这个钱你们都发出去了?

李波:

对。

记者:

这发几年了?

李波:

发了三年。

解说:

那么这些虚报冒领的种粮补贴款究竟干什么用了呢?村干部说这些钱都放到了村集体的帐上。

记者:

这些钱,现在帐户上还有钱吗?

袁鹏:

没有。

记者:

一分钱都没有?

袁鹏:

没有。

记者:

钱都花了?

袁鹏:

花了。

记者:

你们花钱有凭据吗?

袁鹏:

花钱都是比如说修路这些都有收据,他都有领条。

记者:

都是条子了是吧?

袁鹏:

都是条子了。

记者:

都是花钱的条子了。

解说:

在村里花销的帐上,我们发现许多开支都是烟酒和吃喝的白条和单据。

记者:

招待村里来客烟酒900块钱。烟酒980元,980元,烟酒。联系项目680元,烟酒,这是餐费。这些钱都用到哪儿了?

袁鹏:

村里平常开支,招待了。

记者:

平常招待,日常开支?

袁鹏:

是。

记者:

那等于是你们村里一年这个招待的费用,吃喝的费用得有多少?

袁鹏:

有两万多元。

记者:

仅仅两万多吗?我们要算一下吗?

袁鹏:

大约三万多块钱,三四万块钱。

演播室主持人 敬一丹:

说起来野鸡岗村骗补的手段并不高明,甚至破绽百出。但是多年来竟然屡屡得手,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个钱是国家财政拨付的,一些地方就把它当成了唐僧肉。所谓的监管措施,所谓的公开程序,都成了摆设。于是惠农补贴就变成了一些人的吃喝款。国家一年投入数以千亿的巨额资金用于农民粮食生产补贴,如果这比钱出现了漏洞,将直接伤害到农业发展这个命脉,偏离惠农政策的初衷。

惠农|补贴

太原皮肤病治疗的医院哪家好

阳痿早泄专科医院哪家好

治白斑